51网络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51网络小说 >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> 昆仑神宫 第九章 B计划

昆仑神宫 第九章 B计划

胖子的表情如释重负,我想这事也怪不得他,憋了这么久,没把膀胱撑破就不错了。只见胖子对我挤挤眼睛,我们俩这套交流方式,外人都看不懂,只有我能明白,他是问我既然被发现了,现在怎么办。我伸手指了指上面,示意胖子往红柱的高处爬,再爬上去一段,等我的信号暴起发难。

随后我也变换自己在柱子后边的角度,食罪饿鬼已追踪着气味而至。我躲在柱后看得清楚,这家伙嘴上全是斑斑血迹,它的脸长得和猫头一样,甚至更接近豹子,体形略近人形,唯独不能直立行走。

我暗中窥伺,觉得它十分像是藏地常见的麝鼠,但又不像普通麝鼠长得好似黑色小猫,不仅大得多,而且遍体皆白。内地传说,有些兽类活得久了,便和人类一样毛发变白。

但这时候不容我再多想,那只白色恶鬼般的食罪巴鲁,已经来到了胖子所在的红柱下面,仔细嗅着胖子流下的尿迹,由于胖子是隔着裤子尿的,所以他身上的味道更重,食罪巴鲁觉得上边气味更浓,便想抬头向上仰望。

我心想要是让这家伙抬头看见了上边的胖子,那我们出其不意偷袭的计划就要落空,于是从柱后探出身子,冷不丁对食罪巴鲁喊了一声:“喂……没见过随地大小便的吗?”

白毛茸茸的食罪巴鲁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噌地回过头来,两只眼睛在月光下如同两道电光,我心说:“你的眼睛够亮,看看有没有这东西亮。”抬手举起狼眼手电筒,强烈的光束直射食罪巴鲁的双眼。狼眼不仅可以用来照明、瞄准,它还有一个最大的特性,在近距离抵近正面照射,可以使肉眼在一瞬间产生暴盲。

有些动物的眼睛对光源非常敏感,正因为如此,它们在黑夜里才能看清周围的环境,越是这样,被狼眼的光束在近距离照到,越是反应强烈。食罪巴鲁被照个正着,立刻丧失了视力,发出一阵阵老山枭般的怪叫声。

这招可一,而不可再,我见机不可失,便对柱子上的胖子喊道:“还等什么呢你?快点肉体轰炸。”

胖子听我发出信号,从上面闭着眼往下就蹦,结结实实地砸在食罪巴鲁身上,要是普通人挨上这一下,就得让胖子砸得从嘴里往外吐肠子,但这野兽般的食罪巴鲁却毫不在乎,挣扎着就想要爬起来,胖子叫道:“胡司令,咱这招不灵了,这家伙真他妈结实……”话音未落,已经被甩了下来,胖子就地滚了两滚,躲开了食罪巴鲁盲目扑击的利爪。

我们想趁它双眼暂时失去视力的机会夺路逃跑,但位置不好,通往护法神殿的出口被它堵住了,如果想出古格王城,只有从这一条路下山。轮回庙的另一个出口,是片被风雨蚕食的断壁,高有十几米,匆忙之中绝对下不去,如果继续攻击,奈何又没有武器,我们倒不在乎像狼牙山五壮士那样,用石块进行战斗,但只怕那样解决不掉它,等到它眼睛恢复过来,反倒失了先机。

我往四周扫了几眼,心中已有计较,对胖子一招手,指了指秘洞中黑色的铁门,关上那道铁门先将它挡在外边。

二人不敢发出半点声音,轻手轻脚地往秘洞方向蹭过去,但我们忽略了一点,食罪的饿鬼,虽然双眼被狼眼的强光晃得不轻,但这家伙的嗅觉仍然灵敏,胖子身上的尿臊味,简直就成了我们的定位器。

食罪巴鲁这时已从刚才暴盲的惊慌中恢复过来,它似乎见着活人就暴怒如雷,冲着胖子就过来了。我和胖子见状不妙,撒开腿就跑,但是身体遮住了月光,面前漆黑一片,我被那道破墙绊了一个跟头,伸手在地上一撑,想要爬起来继续跑,却觉得右手下有个什么毛茸茸的东西,随手抓起来一看,原来是只黑色的麝鼠。

胖子冒冒失失地跟在我后边,我摔倒在地,也把他绊得一个踉跄。我揪住胖子的衣领,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只见身后是两道寒光闪烁,那食罪巴鲁的眼睛已经恢复了,我抬手将那只小麝鼠对准它扔了出去,被它伸手抓住,五指一攥,登时将麝鼠捏死,扔到嘴里嚼了起来。

我想这不知是僵尸还是野兽的家伙,大概有个习惯,不吃活物,一定要弄死之后再吃。这王城遗迹中,虽然看上去充满了死亡的寂静,但是其中隐藏着许多在夜晚或阴暗处活动的生物,包括麝鼠、雪蛛之类的,刚才要是按到只雪蛛,可能已经中毒了。黑色铁门后的洞窟不知深浅,但那已是唯一的退路,只能横下心来,先躲进去再说。

我和胖子退进铁门内侧,还顾不上看门后的空间是什么样子,便急急忙忙地反手将铁门掩上。胖子见了那铁门的结构,顿时大声叫苦,这门是从外边开的,里面根本没有门闩,而且也不可能用身体顶住门,只能往后拉,有劲也使不上。

说话间,铁门被门外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外拽开,我和胖子使出全身力气坠住两扇门。胖子对我说:“这招也不好使,胡司令,还有没有应急的后备计划?”

我对胖子说:“B计划也有,既然逃不出去,也挡不住它,那咱俩就去跟它耍王八蛋,拼个你死我活。”

胖子说:“你早说啊,刚才趁它看不见的时候,就应该动手,那现在我可就松手让它进来了,咱俩豁出去了,砍头只当风吹帽,出去跟它死磕……”说着就要松手开门。

我赶紧拦住胖子:“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实诚了?我不就这么一说吗?咱得保留有生力量,不能跟这种东西硬碰硬。”我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两条铁链,这是我刚才跑进来的时候,顺手从外边拽进来的,这两条铁链本是和门外的银眼佛像锁在一起的,是固定铁门用的,此时都被我倒拽进来,就等于给关闭铁门加了两道力臂。

但我根本没想过要通过从内部关闭铁门,挡住外边的食罪巴鲁,这铁门就是个现成的夹棍。我告诉胖子一会儿咱们把门留条缝隙出来,不管那家伙哪一部分伸进来,你就只管把铁链缠在腰上,拼命往后坠,不用手软留丝毫余地,照死了夹。

门外的食罪巴鲁没有多给我们时间详细部署,它的手爪伸进门缝,已经把门掰开了一条大缝,脑袋和一只手臂都伸了进来。

时机恰到好处,我和胖子二人同时大喊一声:“乌拉!”使出全身蛮力,突出筋骨,拽动铁链,使铁门迅速收紧。嘎吱吱的夹断筋骨之声传了出来,那食罪巴鲁吃疼,想要挣扎却办不到了,脖颈被卡住,纵有天大的力气也施展不得,但它仍不死心,一只手不断地抓挠铁门,另外伸进门内的那半截手臂,对着我们凭空乱抓。

胖子为了使足力气,抱起银眼佛像,把铁链围到自己腰间,但这样缩短了距离,食罪巴鲁的爪子已经够到了胖子的肚子,也就差个几毫米便有开膛破肚之危。我急忙掏出打火机,点火去燎它的手臂。食罪巴鲁被火灼得疼痛难忍,但苦于动弹不得,只有绝望地哀号。

我和胖子从小就是拼命三郎,这时不知不觉地激发了原始的战斗性。对待敌人要像冬天般严酷,对方越是痛苦地惨叫,我们就越是来劲。直到打火机的燃料都耗尽了,把那食罪巴鲁烤得体无完肤,它伸进门中的脑袋和半个肩膀,几乎被夹成两半了,死得不能再死了,方才罢休。

我和胖子刚才用尽了全力,在海拔如此之高的地区,这么做是很危险的,感觉呼吸开始变得困难。二人一步也挪动不得,就地躺下,吃力地喘着气。

我躺在地上,闻到这里并没有什么腐臭的气息,这个秘洞如果真是轮回宗的地狱,那我们还是赶紧离开为妙,天晓得这里还有没有其余的东西,但怎奈脱了力,如果在气息喘不匀的情况下贸然走动,恐怕会产生剧烈的高原反应,只好用一只手打开手电筒向四周照了照。

黑色铁门之内的空间,地上堆满了白骨,有人的,也有动物的,墙壁上有很多洞穴,有大有小,小的能让麝鼠之类的小动物爬行,大的足够钻进一头藏马熊,不过位置都很高,普通人难以爬上去。头顶正上方也是个洞窟,洞口是非常规则的圆形,像是个竖井,可能那里通着山顶的王宫,有什么人冒犯了王权,便会被卫兵从上边扔下来。

我正在观看地形,却听旁边的胖子对我说:“胡司令,你看看这是什么皮?”

我奇道:“什么什么皮?谁的皮?”瞥眼一看,胖子从身下扯出一大块黑乎乎的皮毛。我接过来看了看,不像是藏马熊的皮,也不像是人皮,毛太多了,可能是野人的皮吧。

随手一抖,从那皮毛中,掉出一块类似人的脑盖骨,像是个一半的骷髅头,但是骨层厚得惊人,不可能有人有这么厚的骨头,用手一捏,很软,又不像是骨头。我和胖子越看越觉奇怪,用手电照将上去,见这头骨上密密麻麻的似是有许多文字,虽然不是龙骨天书的那种怪字,但是我们仍然一个字都认不得。

头骨的嘴远远大于正常人,我看了半晌,觉得这有可能是个面具,为什么要用这块野人的皮毛包住,扔在这铁门后的地狱里?我和胖子就捉摸不透了。看那皮毛有人为加工过的痕迹,也不知道值不值钱。

我们喘了一会儿气,见角落里乱蹿的小麝鼠越来越多,便不敢再多停留,迅速离开了这堆积累累白骨的地方。这铁门根本不是用来拦挡食罪巴鲁的,而是为了防止从上面摔下来的罪犯没死,会从门中跑出去。斜顶上的几个大洞,才是供那种食罪恶兽进出的,要是再爬进来两只,就不好对付了。

胖子用那野人的毛皮将奇怪的面具重新包裹上,夹在腋下,和我一前一后爬出了秘洞。这时外边明月在天,正是中夜时分,轮回庙的地面上血迹淋漓,都是阿东被啃剩下的残肢,实在是惨不忍睹。

我和胖子一商量,甭管怎么说,都是一路来的,别让他暴尸于此,但要是挖坑埋了又过于麻烦,干脆把他剩下的这点零碎儿,都给扔到秘洞里去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